野鹤。

这里撸文用名野鹤,圈名温泠,主混盗墓全职魔道渣反,主产全职粮】
人帅不狗欢迎勾搭x

深颜

  
  瞎几把写,私设一大堆
  
【乔一帆x高英杰】 
ooc属于我
     
    
 

该是深夜了。
   
   
在床上翻来翻去,看着小小的窗外隐隐约约的亮光,又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掀开被子,蹑手蹑脚走到窗边,手肘抵着窗台坐在床沿上,漫无目的的扫着这缀满了星亮的城市。
   
   
说起来这晚上睡觉不拉窗帘的习惯什么时候养成的?初中吧……和他住一个寝室的时候,明明离窗户最近,却老是不拉窗帘,另外两个室友倒也没说什么,就我,每次都闹腾,不拉窗帘就是睡不着,就这样闹了三年。
结果闹得我拉了窗帘睡不着。
  
 
那天初三毕业的时候我扯了扯他的衣服上的帽子,凑过去随口就说哎以后我晚上睡不着了你来负责啊。
 
 
他的耳朵尖尖噌的红了。
 
 
当时我说完就开始玩他衣服前挂着的两根绳子,打了个蝴蝶结,嫌太丑,又给解了,绕了几圈系个死结,拍了拍,不去管了。
 
  
然后很幸运的,也许是很幸运的,把他锁住了。
  
  
那时候他开始展露他打游戏的天赋了,荣耀也超风靡,在我们那个年龄段也很有名。于是他就包揽咱学校荣耀第一名。(我就第二名(小声))
  
 
再然后,咱俩就进了微草。
  
  
再然后,我就来了兴欣。
  
  
H市挺好的,夜景不错,湖很美,战队很好,前辈也很好,就是少了个隔壁总是十一点睡觉而且不拉窗帘的男孩子。
   
  
于是我就在第一天来兴欣的晚上,失眠了。
 
  
年纪还不大啊……现在应该不存在失眠的才对。
 
  
看来英杰该改名叫眠了。
  
  
手指在窗台上敲打了一会儿,站起来走到电脑前,开机,上QQ,点头像,开……
  

开什么呢!我给了自己一巴掌。
 
 
大半夜的你想干什么,人还在睡觉呢。

 
站在电脑前盯那暗着的头像盯了一会儿,还是关上了电脑,站那儿给大脑放空了一会儿,又开了电脑,上QQ,点头像。
  
 
嗯,就这样放着吧,挺好。
  
 
我看着头像又站了会儿,睡不着,干脆就坐电脑前了。
 
 
盯着那木恩一愣不愣。
  
 
有什么东西在闪动。
 
 
我晃晃脑袋,瞅着一条新来的消息,终于愣住了。
  
 
晚安。早点睡。
  
  
我瞅眼时间,凌晨两点。
  
  
搞隐身!大半夜不睡觉!修仙呐!我回了过去。
  
  
就知道你也还没睡啦。那边回的很快。
  
  
好啦好啦,明早微草还要训练的吧?早点睡,起床记得喝水。
  
  
好好好,晚安。
  
 
晚安。 
  
 
过了一阵,那里又发来一句:晚安。
  
 
其实我也有自己不发最后一条就浑身不舒服的恶习我跟你说……
(不过只对于你)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估计还在挣扎着,最终还是发了个晚安过来。
  
 
晚安。
  
  
再也没动静了。
   
 
呼口气还是慢慢爬到床上,看着天花板数羊,脑子里还是少年笑盈盈的模样。
  
 
罢了罢了,睡觉!
  
  
明早还要训练呢!
  
  
该是深夜了。
  
  
天也快要亮了
  
  

凰陵(4 结)【喻黄喻】

    
首先# 0810 黄少天生日快乐! 
     
   
(也许)有虐慎入
bug满地爬
神剧情展开/不
很迷的结局/不
槽点满地无视就好/不
  练笔√
给各位笔芯
  
  结合前几篇食用效果更佳~【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对不对/闭嘴】
      
懒癌晚期 前面几篇请点头像查看(讲道理其实我蛮想把前几篇都重新写一遍的 野鹤看着以前的文笔瑟瑟发抖/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儿去『不)/
     
     
    
    
正文:  
    
    凰陵(4)       
            所有的鸟都有他们自己的陵墓,即使是万鸟之王的凤凰,也从不例外。  
                                       ——题记
     
    

“喻阁主,原来你一直不曾信任于我。”

 
     
 
        
风忽然变得大了,扇得窗外树叶摇曳,一瞬间竟只剩下树叶的沙沙。
           
      
   
半晌,喻文州轻笑了一声,打破这堪堪沉寂。
      
       
     
“哈……信任?”喻文州眯着那双好看的眼睛,“在这个时代里,最不值得的信任,就是信任。”
   
          
      
喻文州大笑了一会儿,接着死死盯着黄少天的眼布,仿佛已经透过这层纱看到了他的眼睛:“你难道不知道吗?夜雨声烦?”
    
        
           
黄少天的手指颤了颤。
原来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吗……那个代号?
             
          
            
在听到“夜”字时,几把弓弩突然架在了窗上,从门外有序进入了一列队黑衣者,全部对准了黄少天,然后……上弦!
       
       
           
从喻文州的眼睛里倒映出了一个始终保持着不符合其年龄的冷静的少年,他缓缓地抬手,竟是在摘下那眼布。
       
       
          
露出了一双很干净的眼睛。
          
          
却有着不同寻常的……解脱。
      
       
         
喻文州还是眯着眼看着黄少天,没有说话,周围是手执弓弩的蓝溪阁杀手,前方是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蓝溪阁阁主,这少年竟仍是不动声色,不卑不亢。
         
       
          
气氛渐渐地压抑起来。
           
      
             
“有趣。”喻文州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目光从黄少天的脸上移开了,同时站起了身,双手负在身后。他踱步在房里,过了一会儿,才重新站在桌边,居高临下地对着仍然坐着的少年道,“夜雨声烦,你的目的是什么?”
      
     
“杀你。”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道。
   
     
    
那为什么还没有把我杀了?你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喻文州把即将到口的话咽了回去,冷言道:“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啊。”
      
     
  
“可惜已经来不及报信了,不是吗?”
          
    
        
他俯下身,在黄少天的耳边轻声道:“那你就亲眼看着你的救世主……死心吧?”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的话,蓝溪阁,永远对你打开。”
   
   
  
喻文州忽然转过了身,大步走出房门,同时厉声吩咐着:“看好他。全体蓝溪阁成员听令,即刻备战!”
         
      
          
月光的皎洁照耀下,坐着的少年勾起的唇角格外纯净。
         
         
“夜雨声烦啊……你早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的。”被围的黄少天抬头望着天空喃喃,“这么多年来……我还是黄少天吗?”
   
      
     
风声萧萧。
又有什么东西掠过了树尖。
  
  
  
有一只鸽子在天空中盘旋,在主阁外转了几圈后像是察觉了什么,拍拍翅膀正准备飞走。
   
   
那是……什么?
   
   
黄少天盯了一会儿,瞳孔突然缩小,在极短的时间内猛地抓过身侧一人手中的弓弩,对准那只白色鸽子,开弓!  
     
   
窗外一纸白色飘然落地,只听得轻轻的“咚”声。
  
  
  
窗内殷红一地。
   
   
  
黄少天瞬间惨白的脸上竟还是微微勾了一抹笑,眼皮终于支撑不住盖住了整只眼睛。
  
  
 
他倒了下去,心脏上被射入了一只箭。
   
   
  
     
     
    
中秋前夕,敌军大举来犯,却不料蓝溪阁全体仍处于阁中,警戒备战,最终大败。
   
   
  
深夜,喻文州独自一人坐在自己房内,反复擦拭着冰雨,脸上不由自主浮上一层喜悦,阁中似是也被中秋以及大胜气氛感染。
    
   
  
冰雨依旧闪着莹莹的光,但相较于刚被拔出的时候已经黯淡了不少。
  
为什么呢……
  
  
喻文州思索了一会儿,心上竟是有一丝的不安。
  
 
罢了罢了,反正冰雨的命主还在自己的手里。
  
  
对,在我的手里……

喻文州脸上的笑勾的弧度大了些。
    
     
   
他又擦了会儿,起身将没有入鞘的冰雨握在手中,另一只手去拿了剑鞘,准备去主阁找那个人。

那个……我手中的人。
   
  
一切都结束了,少天已经不用再被束缚了,以后就可以……无忧地待在蓝溪阁,待在自己身边了。
  
 
一切都很美好。
  
  

喻文州踏着略显轻快的步伐。周边的下人看到这个模样的阁主都有些略微的惊讶,但转念一想,也对,蓝溪阁战胜了,也该这么高兴。他们随口议论了几句,也就散了。
  
   
     
  
可是那主阁的鲜血还没有散。
    
    
   
  
喻文州怀着满心的喜悦踏进主阁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那个幻想中的手中的人,躺在一片刺目的褐红中,嘴唇苍白。
    
   
  
  
冰雨掉落在了地上,沾上地上的血渍蓝光顿时暴涨,又瞬间熄灭到只剩一点星光。
   
  
  
  
这才是幻觉吧?喻文州想着。
   
  
  
不是说了吗?蓝溪阁永远向你打开?你……再也不会是别人的工具了……
     
     
  
他静默了一会儿,低声到像是自言自语:“不是叫你们看好他吗……”
  
  
  
他突然对着空气嘶吼起来:“不是叫你们看好他吗?!”
   
  
   
 
身后的下人被阁主突变的情绪吓到了,似乎是还没有理解阁主的转变,冷汗顺着额头滴了下来,颤声道:“不……不是,是这人在您走后……后,突然抢过别人的弓弩……对,他突然抢了弓弩,不知道要干什么,围着的人第一反应当然是这人要反抗要逃,于是……于是对他开弓了……”
  
  
 
喻文州愣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哈……逃?”

这么一个看得清局势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傻到在蓝溪阁的人眼皮底下逃?
  
 
 
下人看着阁主突然神经质,冷汗冒的更多了,声音也显得更加颤抖:“他在抢了弓弩以后……好像、好像是杀了一只鸽子……”
  
  
 

喻文州的笑声戛然而止。
   
  
  

“鸽子?”
  
 

下人连连点头。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鸽子?报信的吗……
  
  
  
鸽子!

对啊,为什么敌军完全没有任何防范?那个首领盯了蓝溪阁这么多年,完全没道理这么轻敌!

他不可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夜雨声烦的身上,那就一定还有其他方式来给他报信! 

黄少天,这么大一个活人很可能会被制住,而鸽子呢?虽不至于随处可见,但也足够常见,足够渺小到让任何人注意不到!
 
但很可惜,黄少天注意到了。
  
  
可你……为什么要去注意呢?
  
  
 
  
喻文州想通了一切,却唯独想不通一个人。
  
却再也没有人能给他解疑了。
   
   
他睁开混沌的眼睛:“这个世界……是不是太安静了?”  
   
     
  
  
  
  
“卢瀚文,即日起,你就是蓝溪阁阁主,听明白了吗?”
 
“可是阁主……你……明明还很年轻啊!”
    
  
“瀚文,听明白了吗?”
 
 
“可是……”
  
 
“听明白了吗?”
  
 
“……是!”
       
      
       
    
   
   
     
    
  
相传有一座山上,有两座并排的坟墓。
 
一个上面刻着喻文州,一个上面刻着黄少天。
 
那是蓝溪阁的墓地群。
   
    

喻文州生日快乐!

野鹤特别特别喜欢你。

要加油啊,在未来的日子里。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呢!♡

凰陵(3)


略长,本来想把3 4两篇连在一起了,毕竟 我tm一开始说的是发三篇【气哭】但是……爸爸真的……快……吐血了……

对对对第四篇才是结局咯【气哭】

【继续ooc预警】

自己都觉得有些草噢【不愿面对】

  
正文:   
  
凰陵(3)
 
  
          其实所有的鸟,都有他们自己的陵墓。 即使是万鸟之王的凤凰,也从不例外。   
                                                        ——题记

  

“这哪家的孩子啊?找不到父母了吗?”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依然蒙着纱布的黄少天甚至已经能适应用耳辨物了。今日在街上时遇见了一个哭闹的孩子,约摸十四岁吧。
 
  
  
“哎哎哎别哭了啊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嗯?哎别哭了要不我带你回家?哦对了你家在哪儿啊……”黄少天蹲下来有点手足无措。
 
 
“怎么了?”说起来黄少天和喻文州是一起上街的,方才喻阁主去买了一盒酥花糕,回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于是黄少天把一切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当然有用信息也很快被喻大阁主提取出来。他走过去拆开一盒递给小男孩,微微笑着说:“能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吗?家住哪儿呢?”
   
    
“我……我没有家……”男孩渐渐停止了大哭,转为了低低的啜泣,倒显得更可爱了。他从怀里拿出一块铜牌,上面刻着“卢瀚文”三个字。
   
      
“这个上面……应该是我的名字,我不认识字……别人、别人都不和我说话……我只有一个人……”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方向在一旁纳闷为什么这娃只理你不理我的时候,喻文州便站起身来拉住了卢瀚文的手:“走吧,我带你去我家。”
    
    
黄少天听到“我家”时愣了愣,但随机又反应过来,跟上了前面两个人的步伐,脚步声隐没在男孩渐渐勾起的嘴角。

 

“他很有当剑客的天赋。”喻文州低头喝着茶,慵懒地倚靠在木门旁看着寒梅树下舞剑的男孩。
   
   
黄少天侧耳听着男孩出剑的声音,点了点头,“小卢出剑的速度很快,只是招法显得有些凌乱,果然还是需要本剑圣来指点啊!”
   
   
“嗯,日后还要多加练习才是。”喻文州自动忽略了黄少天的最后一句,放下茶盏道,“更重要的是……”
他顿了顿,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黄少天像是没有听到,只是自顾自地听着卢瀚文用剑划破空气的声音,没有说话。
  
  
更要要的是,卢瀚文,也是冰雨的命主之一。
   
    
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而已吗?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屋内,“少天,进来坐一会儿。”
   
    
檀香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木屋,很淡,淡地让人心安。
     
  
也安静地几乎可以听清两人的呼吸。
    
  
“少天,有想过,你为什么要踏入这片江湖吗?”喻文州盘腿坐在榻上,轻轻地说。
   
  
黄少天坐在他对面,听到这个问题后很明显地愣了一愣,“啊?原因……我……”
   
   
“少天,握剑,便是为了保护我们想要保护的人。”喻文州忽的打断了黄少天的支支吾吾。
    
   
“我很小的时候,我娘死了。我很小的时候,我爹也死了。亲戚都不肯收留我,只有他愿意给我一口饭吃。”
   
    
“做为一个下人,他每天从地主家偷偷拿一点剩下的冷粥给我,笑着看我吃完,就问我,好吃吗?”
   
   
“我从来只是很用力地点点头,狼吞虎咽从未注意到那个人的喉咙微动。”

  
“后来他死了。”
 

“他偷粥给我喝,被发现了。”
 
   
“地主只是轻描淡写地对其他下人说了一句,这种白眼狼,杀了吧。”
  
   
“我问过那个地主,你把他当做人看过吗?他只是笑了一下。”
  
  
“大概是嘲讽。”
   
   
“再后来,那个地主也死了。但我从未想过复仇,我只是想让全天下的人,能有一片蓝天。”
  
    
“所以,即使我从未握住剑,我甚至不会剑法一招一式,但是我会用我的方法,保护他,保护这个蓝溪阁,一生一世。”
    
   
即使,他已经死了。
  
  
“少天。”喻文州忽然轻轻唤了声黄少天。

“嗯?”

“你很像他,很像很像。”

黄少天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把头埋在了阴影里,让人看不出悲喜。

 

“我……以前是一名杀手。”黄少天忽然开口了,声调里却没有了平时的微微上扬。
  
   
喻文州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黄少天也明白,其实喻文州早就知道了。

 

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啊,小时候,父亲去世了,母亲在家里被人欺负,我在外面被人欺负,直到有一天,母亲被他们用一个玻璃瓶砸了。”
  

“那时候还太小,不懂事,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就像往常一样趴在母亲的旁边,跟她说,我饿了,我想吃东西,我想吃面。”
  
  
“可我再也没有等到那碗面。我的手只摸到了满地的鲜血。”
  
  
“母亲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棺材下墓。”
   
  
“那个时候,他问我,想复仇吗?想杀了他们吗?”
  
  
“谁不想呢?”
   
  
“他把我带走,教我拿剑,教我杀人。”

 

你能理解这种重生吗?拿起剑向着从前瞧不起自己的人,跟他们说,谁都不可以瞧不起谁!谁都不是谁的走狗!
  
   
“说到底,我只是从一个黑暗里,走向了另一个黑暗罢了。”
  
   
可我却是别人的工具,一个杀人的工具。
   
   
在一阵长久的沉默后,喻文州开口道:

“蓝溪阁,永远向你打开。”
   
   
说罢,喻文州深深望了低头的黄少天一眼,转身离去。
   
   
是吗……可我却没有这份勇气啊……
 

也许,喻文州不会知道,他的那句话,已经深深的刻进了黄少天的心里。

却像一枚毒刺,怎么拔也拔不出。
 

夜晚。
   
 
黄少天在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在听见窗上有了些许声音。
   
   
他很快地翻身下床,抓住了那只扑腾的鸽子。
   
 
在扫了两眼鸽脚上绑的纸条后,他提笔飞快地书写,眼上的白布丝毫没有阻挡了黄少天落笔的飞快。

    
一连串仿佛训练过的动作后,在将红绳重新绑回去时,黄少天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

鸽子很快地飞走了。

黄少天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才躺回了床上,连被角都折得和之前一模一样。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在远处,传来一声低笑。

时间,过得很快。
   
   
“黄少黄少!”
  
   
“怎么啦小卢??本剑圣在吃饭呢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啊民以食为天小卢乖……小卢要耐心点剑客是要很冷酷出手绝不多嘴的啊……”
   
   
“黄少!”
   
   
“又怎么了啊小卢?”
   
   
“黄少……这个阵法要怎么解啊?”
  
  
“啧啧啧小卢啊以后遇到这样类似的问题你可以先这样看啊结合上一个剑式,那么可以推断……”
  
  
“少天前辈!!”
  
   
……
   
  
“这些剑法,都交给他吗?这些都是你自创的独门秘法吧?”
 

“没关系啊,小卢天赋高是个人才,就该多学学,说不定以后还可以继承我的衣钵噢!”

……
 
 
眨眼之间,三年瞬息间掠过。
   
   
有一年中秋,前夕。
   
    
“今天月亮……很圆呢,只是还略有残缺。”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坐在桌前,慢慢地饮茶。
   
   
黄少天单手托着腮,看着窗外的月亮漫不经心地说着:

“不是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吗?讲真其实我也没有怎么觉得这两天都月亮有什么区别还有我也觉得十四的月亮也挺圆啊……”
   
   
喻文州静静地听着,抿完了一口茶,问道:“瀚文呢?”
   
  
“小卢?……大概又跑到不知道哪里去玩了吧你也知道的小孩子嘛其实我也挺想出去玩的喻阁主你看看外面多热闹啊!”
   
    
“瀚文……也不小了啊。”喻文州像是没有听到黄少天后面那半句话,他的脸已经掩盖在茶漫起的一片白雾里了,一瞬间只剩下热气的蒸腾声。
   
   
“三年了……你还不动手吗。”
   
   
黄少天猛地转过头去,死死盯着喻文州。
   
   
风忽然掠动了木窗,吱呀声响。
    
      
喻文州依然小口小口地喝着茶,看不清他的神情:“三年之中,你被蒙蔽了双眼却为何对蓝溪阁了如指掌,在泉中起身如何摸得了我脉门?……今日,在阁中大致无人的情况下,向来懂事的瀚文又为何不在阁中?”

黄少天怔了怔,冷淡的神情渐渐覆盖上他的脸,良久,他道:

“喻阁主,原来你一直不曾信任于我。”

茶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在了地上。

粉身碎骨。


TBC.

     
         【终于更新,意志要继续坚强】
     
         
         

凰陵(2) 【喻黄喻】

   主喻黄喻(和他们的孩子瀚文)

快夸我我来填坑啦!

凰陵(2)

       其实所有的鸟,都有他们自己的陵墓。  即使是万鸟之王的凤凰,也从不例外。
                                                        ——题记

 
有风。
有剑划破树叶的声音。

喻文州站在一株很古老的榕树下,手轻轻地握着一柄剑,风一吹过,剑也在轻轻地摇晃,仿佛随时都会掉下。
那么,就是现在了!
黄少天果断凌厉地起剑,直刺喻文州的手腕!

“咣当。”有剑落地的声音。

喻文州低头看着地上那柄冰蓝的剑,弯腰捡起递给身前的那人,还是温和笑了笑:“比以前进步不少,机会拿捏的很准,但是对于冰雨的驾驭还有待提高。还要继续努力。”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自己空荡的双手,接过冰雨又看了看转身离去的喻文州,和他手中那柄极其普通甚至算得上差劲的剑。

原来……这就是蓝溪阁的阁主喻文州吗?
还真有点难办呢……
黄少天在短暂的沉默后,忽然轻声地笑起来。

不过,麻烦,很快就要来了。

  
黄少天瞎了,而且全蓝溪阁都知道了。传的很快,但是他们说喻文州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有人说,黄少天的眼睛是他擅闯蓝溪阁的密室,被机关射中的,有人说,黄少天是因为误食任务的毒,瞎的,有人说,他是在执行暗杀时失手被刺瞎的。

还有人说……他们的阁主,哭了。

那个侍从匆匆地敲门准备禀告阁主最近的事宜,只得到了良久的沉寂。他感到不太对劲,再次敲了敲门,喊着阁主。

“进来。”喻文州的声音很冷清,细细地听甚至有一些颤抖。

喻文州的眼睛很红,很肿。

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哭。
明明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为什么还要哭呢?
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再也攥不住。


清晨,阳光很刺眼,落在冰蓝的剑上,折射出缕缕微光。

“哎哎哎,我说这眼睛上的白布什么时候才可以弄掉啊?真的,做盲人的感觉很不好诶。”黄少天嚷嚷着。
相比之下,黄少天更显得看开许多。

“别动……大概几个月吧,还得好好修养才行,这些天就别去出任务了,待在阁中就行。”喻文州挡下了黄少天忍不住去摸眼布的手,温言道。

“好吧好吧,你是阁主你最大,听你的!”黄少天撇撇嘴,“喏,不知阁主愿不愿意伸手拉我一把咯?腿麻腿麻……”

喻文州没说什么,微微笑了笑,只道了声“好”。

黄少天顺势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是腿麻的原因使他稍踉跄了一下,竟一个不稳扑向了身前的喻文州。

“哎……”喻文州的脸色微微变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黄少天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再多一分,便是丧命。

黄少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或者是没意识到什么,他只是依稀看着身下的喻文州愣了愣,手却没有松开。

树叶间有什么东西,很轻很轻。

黄少天忽然把手松开了,并且动作很快地从喻文州身上滚下去,大声喊着:“那什么!……阁主我不是故意的阁主阁主阁主我错了……我我我我我我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哇!我什么都看不见!阁主你要相信我哇!”黄少天双手指天。

喻文州依旧沉默着,在整理着衣领的同时朝榕树上瞥了一眼,又继续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才像平常一样笑着道:“好,相信你。”

为什么……黄少天会在那个时候停手呢?明明只差一步,自己就……

喻文州摇了摇头,还是领着黄少天回到他自己的房间。

黄少天不会知道,如果他在那个时候再有任何的动作,树上隐藏这的弓弩手就会立刻让他毙命!

为什么……他又把动作止住了呢?

难道……一直都是自己想错了吗?黄少天……并不是那个人派来的杀手?
也对……杀手,是不可能有那样一双眼睛的。

喻文州再次笑了笑,看着天空的湛蓝,听着黄少天的剑利出鞘的练习,躺在柔软的草地上,闭着眼睛。





tbc
瀚文天使,要下篇了呢【给最可爱的你们比哈特】













凰陵(1)【喻黄喻】

江湖架空  主喻黄喻(和他们的孩子瀚文)

大概会分三次发???(这第一篇相当于序吧略短啊——第一次吧……如有不妥多多谅解(?))
               啊三狗不服,估计得几个星期后更来着……

             
           
凰陵 (1)

中秋。

“诸店皆卖新酒,贵家结饰台榭,民家争占酒楼玩月,笙歌远闻千里,嬉戏连坐至晓”。

外面的街道繁华,烟火如花。

房内。

一名黑衣的男子掩在金鎏纱缦之后。旁盛艳的牡丹随意地插在一青瓷瓶中,又不失庄重和妖艳。

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木香,和寂静的如死般的气氛。

倒是与外界热闹的节日气氛大相径庭。

“月圆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他戴着黑色手套的手缓缓地抚摸着那朵牡丹,“呵——喻文州啊喻文州,纵使你才华横溢,也抵不过这颗棋子的落定吧?真是期待,你的身败名裂啊……”

忽的,枯黄爬上了娇艳的牡丹,瞬间枯萎!

男子转身透过窗棂眺望着对面的屋顶,上面有一个蹲坐着的人影,似是在漫不经心地嚼着草,眼神散漫似无物,却只听到黑衣男子冷哼一声道:
“我选的棋子,还真是不错呢……”

喻文州注视着对面那个坐没坐相的少年,捧起一盏茶,小口小口地抿着,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总不能真的说这么大个人是自己在外街时偶尔看见并且善心大发捡回来的吧?!
这样会被打的吧…即使自己是阁主来着……

喻文州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弥漫的茶雾掩盖了自己座前的那个男子的身影。

“哎别叹气啊其实我会很多本领的哦…说起来我也没什么会的……啊我曾经和一个人学过剑,算吗算吗?你们这是……”

“剑?”
喻文州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站起身来,对着那个男子说,“我知道了,你随我来。”

喻文州领着男子来到藏剑室,眼光略过每一柄剑,便开始一一讲解。
“这里都是我阁世代留存下来的剑,每一排都代表着一个人不同的武学修养。”

男子在偌大的封闭空间里走动,看着一把把剑不觉发出了赞叹:“哇哦好多剑啊这都是蓝溪阁所有的剑吗啊这东西怎么那么闪……诶那是什么?”

那是一柄通体冰蓝的剑,透露着一种寒冷的光。

“哎别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男子甚至已经拔出了那剑。

“啊有点沉……但是这剑真的好酷啊有没有有没有,说起来为什么……噢你刚刚说什么?别、别碰?……啊那啥我我我我我我错了我立刻放回去……说真的为什么你有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啊……我不是放回去了吗!我错了我真错了……”

正在讲解的喻文州忽然停了下来,他极其诧异地再次审视了那名男子,即使是冷静如他仍不由得在那个瞬间愣了一下。

那个人……拔出了冰雨?
那个人……拔出了冰雨!

“你你你你你没事吧……你那么奇怪地看我干嘛……”

“这就是命运吗?”喻文州轻轻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喻文州问道。

“我?我叫黄少天啊。”

   
只有冰雨的命主,才能将其拔出。
而那柄冰雨,已经沉睡很久了。现在,它将重新启封!

高墙【乔高】【乔一帆生日快乐】

架空略私设
ooc慎戳
一点都不虐【划掉】预警
【一帆小天使(提前[明天上学哭唧唧])生贺】
【我不管一帆(以及小高)在我怀里情敌拔剑吧】

高墙
  ——高墙叶间,看那云卷云舒

碧绿的爬山虎攀上了斑驳的墙头,阳光微弱,从树下倒影,点点青青。

雨不知何时开始幽幽地下了,伴随着低咽的萧声,流浪在轻柔的风里。

他一袭白袍地站在一颗窈窕柳树下,纤长的手指握着一管玉萧吹着曲子,音律弥漫,萧声中透着无言的沉闷,以及……无名的悲伤。

他握着萧,极紧极紧。

绿叶微动。

音律戛然而止。
他愣了愣,嘴唇依旧贴着萧口,直到雨点已经把他的白袍打湿,一点一点地晕开,他才微微侧头,轻轻用一种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来了……么?”

半晌,他轻轻地笑了笑,放大了声音,对着身后之人,“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该来的,总会来的。”
声音很沉稳,再不复往旧的腼腆。

那一袭青衣,仿佛与他身后的绿叶,融为了一体,
“把这曲吹完吧,我喜欢你吹那首曲子。”

就如同当年那样,这句脱口而出的话。
改变了两个人。

当年,青石桥下。

他挺直了腰正经地站在弯弯曲曲的柳叶烟花下,天色已经偏暗了,皓月当空。

他略显生涩地手执萧管断断续续地吹着,幽咽的乐声陪伴着孤独的空气。

“我喜欢你吹那首曲子!”

他猛地转过身去,被吓得手一脱力,萧顺着水流缓缓而去。

“哎……”他的注意力马上便被吸引了过去,却也无暇再去管那个青衣少年,一跃而入到水中,挑起那管玉萧。

空气里仿佛弥漫着冰霜,很冷。

他慢慢爬上岸来,衣服很湿了,他微微哆嗦,看了一眼那个发愣的少年,朝他点了点头,转身便要离去。

“那个……我带你回去吧!你这样……会得伤寒的……”少年嗫嚅着开口,手指不经意地绞在了一起,“还有……对不起……”

“没关系的……谢谢你。”他绞了绞衣服上的水,又笑了笑。

谢谢你……你是第一个会这样夸我的人。

少年低头红着脸,说道:“我叫高英杰,中草堂的人,我、我带你去那里把衣服收拾一下吧,很近的!”

他怔了怔,微微点了头:“好啊。”罢了,又补上一句,“我……我叫乔一帆,多指教。”

高英杰吗?我知道的,那个天才少年。

其实我也是中草堂的人呢……

每日清晨,他依旧穿着白衣,依旧握着萧管练着一首又一首的曲子,杨柳依依。

每日夜临,他绿袍随风,静静倾听,小声的歌声弥漫。

他们执手看烟火,他们执手放花灯。
日复一日,仿佛时间都不曾流逝,少年的青春在他们的脸上留连许久。

“一帆你知道了吗?我白日里和堂主比试,我竟然赢了呢!”
“英杰很厉害啊……”

可是我只能待在角落里,渐渐被掩埋啊……

那个雨夜,高英杰来到了那棵柳树下,却没有找到他。

他发疯似的翻遍了整个都城以及中草堂,再没有了他存在过的痕迹。

仿佛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他终于无力地靠在了乔一帆的榻边,除了上面仍然温存的痕迹。

他轻轻地哭了起来,像一只被人丢了的小犬。
“你……去了哪里啊……”

乔一帆从屏风后轻着声走了出来,最终只是在已经昏睡过去的高英杰红红的眼眶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中草堂在你的带领下会越来越好,而我于中草堂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价值。

再见,不,再不见。

“前辈,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
“也许是对的,又也许不是对的。随着自己的心,就可以了。”
“前辈……谢谢你……”
“要拿出点勇气来啊!”

拿出点勇气来!

“剿灭兴欣。”
“是!”

他一身青衣跪于堂主膝下,一声答应掷地有声。

可是当他带领着中草堂的人马来到兴欣门前时,却忽然失踪,中草堂的人失去了将领,不战而溃。

他循着萧声而去,依然是那身白衣。

“为什么……你为什么啊?”

他静静地站在青青河边,没有说话。

“你这是在背叛中草堂!”

“我没有背叛。”半晌,乔一帆开口淡淡地说。

高英杰愣了愣,忽的笑了出来:“原来你真的变了。”

他沉默着,从衣袖里取出一份战书,递给高英杰,轻轻地说:“三日之后,还来这里找我吧。我代表兴欣,和中草宣战。”

这战只属于你我。

中草堂已经把我丢出去了,而于你而言,这才是你人生的刚刚开始。

所以,对不起。

我骗了你。

一直没有说出口,其实呢,我喜欢你啊。
大概没有机会了。

风起了,梦也该醒了。

刀光剑影在风中划破,留下了片洒的血水。

你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结局,对吗?一帆。

他笑了笑,抱起被血染红的白衣,再不回头。

荣年十三,中草堂堂主高英杰继位,天赋过人惊才艳艳,一跃成为江湖之上最为年轻的堂主。

相传在高堂主下葬时,他的嘴角仍然噙着笑,在陪葬品中,没有成堆的宝玉金器,只有一管,白玉洞箫。

=f=i=n=i=s=h====================
【真的不虐(划掉)】
【1007一帆小天使生日快乐!】

牵灵 【老九门】【启红】

ooc慎戳
噢,锅里还剩点肉渣(唔或许肉渣也算不上……肉沫??),可以调味 (ノ´▽`)ノ

牵灵

风拂过园前层层卷帘,留下一行清泪。
似是有人悲伤,似是有人哭泣。

梨园。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在每天午后,来这里喝杯自己喜欢的浓茶,看着戏台上的人咿咿唱戏,不觉好生惬意。

张启山对着冒着热气的茶轻轻呼气,白雾向远方飘去。他两眼依然注视着台上长衣在身的可人,嘴角忽的勾起了一抹笑。

待台下掌声雷鸣,台上抹着浓彩的戏子谢了礼下了台,他身后便出现了一个仆从模样的人,只是脚步声都几乎不让张大佛爷听见。
大概是二爷教的吧。

只听那个仆从低声在张启山耳边说:
佛爷,二爷已在后台等着,您是否……

现在就去。
怎么舍得他等呢……
张启山放下了茶碗,水撒出了几许,颇有气质地撩了下风衣,大步朝着心中留恋已久的人走去。

哎,换下鞋,别踩脏了我新买的垫子。
二月红正卸着浓彩,双眼仍注视着镜中的自己,清丽的声音却是朝着门口。

张启山笑了笑,脚步并没有停下,仍是径直走向梨花木椅上的人,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

他直接拦腰抱起了还未完全卸下妆容的二月红,翻身把他覆在了地上,满含茶味和烟草味的唇紧贴上了二月红的嘴,舌撬开了二爷紧咬的牙,即刻深入。

“还没卸完妆……”二月红口齿不清地吐出了这一句话。
“谁介意呢?”

二月红刚刚要再说一句时,张启山用更为强烈的吻强制堵住了身下人的开口。

“要专心。”

二月红终于闭上了眼睛,回应着张启山。

地上衣衫散落,房里弥漫着一股温热的情意。

现下长沙动乱,到处都不安生,人们为了一升米,一里地,盗窃成性杀人成迷。昨日隔壁面摊老板还在安生地做生意,今日便身首异处。也许与你方才攀谈的小伙子,便是杀手。
在现在的时代,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每个人都是凶手。

也许只有在这样互相度热下,他们才能找到一丝宁静。

张启山扣好披风,坐在椅子上炽热地望着仍一身赤裸的二月红,眼中充满了高潮后的强烈欲望。

“二月红,我喜欢你啊。”

有一声轻轻的叹息,不知来自何处,不知是对谁言。

那年。
墓室。

张启山一直相信,如果没有那一天,他就不会对二月红用情如此之深,甚至耽误终身。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爱一个人,可以为之付出一切。
可是缘分一直都在,谁也割不断。

墓室坍塌,后路断尽。
他们在黑暗冰冷中互相取暖,寻找着光明。
谁也没有抛弃谁,谁也没有舍弃谁。

那也是第一次,张启山和二月红知道,原来在这样的时代里,在他们的漩涡中,人与人之间,可以达到这般的信任。
“二月红,我喜欢你啊……所以我们要,活下去。”
彼时张启山捧着二月红的脸,目光直直地像是要嵌入他的灵魂。

二月红,我喜欢你。

又年。
茶馆。

张启山见到了那名关姓女子。
那是老五抓着他聊天的时候,他便一眼瞟到了那名出脱的女子。
家族争端愈演愈烈,权利游戏陷入泥潭。
这时他突然知道了,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对不起……关三小姐。
 
他三点天灯,迎娶关小姐。
全长沙都期待着,所有人都羡慕这对才子佳人。
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张启山这不是在给未来垫下幸福,
而是在自绝后路。

那个人至始至终只是冷眼旁观,不只是喜,不知是忧。

在那天张启山的成婚之日,有一个人没有来。
张启山只是微微地抬了下嘴角,一壶一壶地喝酒。
“这样……也好。”

晚上,张启山没有出现在和关三小姐的婚房里。

他依旧固执地去了梨园。
不顾所有人都劝阻。
让他去吧,你们拦不住他的。

二月红站在戏台上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盛装在身仿佛在庆祝着什么。
台下人早已走光,张启山也直直地看着他。

“你知道吗,你的爱很廉价。”
“我知道。”
“你知道吗,我已经放弃了。”
“我……知道。”
“你走吧,不要再来了,落人口实。”
张启山就真的就这样走了。
再不回头。

二月红的眼泪忽然就这样下来了,多少年了,自从丫头死了以后,他就再也没哭过。
他跪在戏台上,对着空空如也的梨园潸然落泪。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哭什么。
他以为自己已经很坚强了。

张启山终究没有走。
他藏在卷帘后面,看着二月红的泪,自己的心也在阵阵绞痛。
他轻轻地走到晕倒着的二月红身边,在他的红肿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二月红,我真的,喜欢你啊。
可是这个世界啊,是容不下我们两个人的。
我曾经毁了你的一切,我终要还给你。
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幸福。
只是你的。

二月红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他或许依稀听到了些许,或许没有。
他说:
张启山,我知道的。

他一生再无娶妻。

或许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在你之前,前往黄泉。

谁牵了谁的灵,换来我一世枷锁。

END
=f=i=n=i=s=h====================

至于妆有毒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在意o(´^`)o
唔至于关三小姐是原著里的,这里还是偏原著向了。